妻子被撞倒司机没停下怎幺不救人?

2020-07-02

妻子被撞倒司机没停下怎幺不救人?妻子被撞倒司机没停下怎幺不救人?

(大山脚27日讯)“停车救人,或许结局不一样!”

56岁车衣女工下班驾摩多返家途中,在住家1公里外的笔直道路,不幸被一辆爆胎后失控的轿车迎面撞上,当场伤重昏迷,入院抢救3天后因颅内出血(Intracranial Bleed)不治。死者丈夫痛斥肇祸司机,不应在撞倒他妻子后离开现场,而是下车救人。

车祸于本月24日傍晚6时45分,在打曼马章武莫1路发生,死者官文英居住案发地点不远处的马章武莫花园。

威中警区主任聂罗斯助理总监今日发文告说,警方昨日下午4时51分接获家属投报,援引1987年陆路交通法令41(1)条文(危险驾驶导致他人死亡) 调查。

入院3天不治

他说,肇祸司机是来自吉打居林的64岁华裔男子,驾车从大山脚往居林方向行驶时,因轿车前右轮爆胎而失控撞向迎面而来的摩多。

死者丈夫陈亚兴(60岁)今早在丧府受访时说,妻子是一名车衣女工,当天下午放工回家途中遭遇车祸。

他痛斥肇祸司机,不应在撞倒妻子时离开现场,应该下车帮忙致电给医院,让救护车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抢救,或许就不会酿成悲剧。

“如果撞到人,他(司机)马上下车帮忙,可能结局就会不一样了。”

他说,司机撞倒人后也没下车看一下就直接驾走,其他路人发现才来帮忙,加上又是放工时间很堵车,所以延误了抢救时刻。

陈亚兴是接获邻居来电通知,才知妻子被车撞倒,他马上赶至现场,只见妻子昏倒在路上,却不见肇祸司机在场。

司机自首助查

他等了半小时,救护车才抵达现场把妻子送去医院急救,但妻子昨日下午4时许不治。

“昨日警方告知我,已寻获肇祸司机,司机也已自首,一切交由警方调查,让司机接受法律的制裁。”

官文英的遗体停柩住家,下周二早上举殡。

心脏停止跳动 第4次救不回

“母亲入院前后共4次没心跳,3次抢救成功,遗憾第4次救不回。”

死者女儿陈美苹说,母亲车祸后,在现场和送去大山脚医院途中,先后没心跳一次,都被医护人员救活。

她说,母亲入院后,因伤势恶化,在当晚9时转去北海诗布朗再也医院,但医生指情况不乐观,凌晨又再送回大山脚医院。

她说,一直到26日下午4时许,母亲再停止心跳,医生也尽力救回,但没多久又再停止心跳,却再也救不回。

死者小儿子陈健祥(24岁)说,母亲当时在家人都到齐下,开始恢复心跳。

“我们和母亲说话,母亲是听到的,也留下眼泪,最后才离世的。”

出游承诺永难兑现

陈健祥说,母亲已买新衣,也答应在这次新年与一家人及亲戚到马六甲游玩,但事与愿违。

“母亲平时没时间出门玩,要工作之余,也不放心留下父亲一个人在家,这次答应我们去玩,却等不到了。”

他难过说,目前他与姐姐及父母住在一起,大哥则有自己的家庭,而姐姐的新家在新年前就可入住,母亲一直都很期待住进姐姐的新家。

“妈妈也已买了门彩,準备在新家入住时使用。”

长子:母亲车衣帮补家用

长子陈健豪(32岁)说,父亲约4年前动过手术后失去工作能力,家里没有经济来源,唯有母亲帮人车衣赚取微薄的收入来帮补家用。

他透露,他刚出生的5个月大儿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疾病,需要定期复诊,每次医疗费约700令吉,加上房贷及其他生活开销,经济吃紧。

他说,妹妹陈美苹是一名会计,弟弟陈健祥仍在槟城一所大专求学,也是一名半工半读生。

多次提升马章武莫大路 车祸仍不断

马章武莫区州议员李凯伦说,打曼马章武莫大路多次进行提升,包括补洞、画上黄色减速线等,但车祸不断发生。

他今早在马章武莫社委会主席马双喜及委员洪锦来等人陪同下到丧府弔唁及慰问死者家属时强调,要有效减少车祸,公路使用者必须改变思维和驾驶态度,遵守交通规矩,不要超速及要互相忍让。

他说,打曼马章武莫大路可贯穿大山脚和居林,成为很多公路使用者的捷径,车流量也节节上升。

他曾接获居民的建议,增设交通灯及减速警示牌。他已多次联系警方,希望警方加强巡逻,取缔违规交通者。

关键字: 大山脚撞后逃车祸丧命

上一篇:
下一篇: